吉林11选5开奖记录
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第三屆國醫大師列傳?丨薛伯壽

薛伯壽:醫林驕子 熱病大家

時間:2018-01-19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 作者:肖雄

  

  薛伯壽,1936年生,江蘇泰興人,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主任醫師。1963年以優秀成績畢業于上海中醫學院(現上海中醫藥大學),為當代杰出中醫學家蒲輔周入室弟子。

  他曾負責蒲輔周名家研究室建設,為北京市科技重大項目、“十二五”國家科技支撐計劃等十余項課題作指導。他曾參與中醫藥防治傳染性疾病相關工作,《“非典”辨治八法及方藥》獲“北京中醫藥抗擊SARS優秀科研論文”二等獎。

  國醫大師、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主任醫師薛伯壽已是82歲高齡。他衣著簡樸,滿頭銀發,一口帶著濃濃江蘇泰興口音的普通話,舉手投足間透出堅韌的氣質。他治療熱病,效如桴鼓,傳承育人,無私奉獻,對待患者如春風般溫暖,為無數患者帶去希望。

  “一定要學醫治病救人”

  薛伯壽出生在江蘇省泰興縣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他1歲多時患驚風,昏迷了兩三天,已是一腳踏進了鬼門關,最終卻頑強地挺了過來。記事后的薛伯壽,親眼目睹了當時鄉親們的貧病艱辛,后來,在他幸遇良師時,他便暗暗發誓:一定要學醫治病救人。

  薛伯壽在解放前只讀了半年私塾,待到泰興黃橋解放后,才得以繼續讀小學。他對這來之不易的求學機會倍加珍惜,十分刻苦勤奮。薛伯壽從小學三年級讀起,期間再跳一級,成績一直都是班級第一。念中學時,薛伯壽不幸感染了血吸蟲病。當時的江蘇屬于血吸蟲病重災區,從與病魔斗爭到病愈返校,這一段經歷在薛伯壽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讓他更加堅定了學醫救人的信念。從那時起,薛伯壽就開始自學中醫。當時薛伯壽的班主任是泰州市名中醫之后,對中醫有著深厚的感情,在得知薛伯壽的學醫志向后,鼓勵他報考上海中醫學院(現上海中醫藥大學)。高考那一年薛伯壽不負眾望,考入上中醫。

  薛伯壽入學后學習刻苦到廢寢忘食的地步,他扎實的中西醫基本功由此夯實。大學讀書期間,薛伯壽又染上浸潤性肺結核。在接受中醫治療的同時,他還練習太極拳,病好得很快,他更深刻地體會到了中醫的博大精深。此后,薛伯壽更加投入地學習中醫,把為老百姓看好病當作自己的志向。在北京工作后,他每年回鄉探親都堅持義診,每日看診數十人至上百人。

  “服務于祖國,才無損于恩師的聲望”

  能拜蒲輔周為師,是極大的榮耀,也有極大的責任。“當年給蒲輔周先生選學生,是周恩來總理的指示,學生的品行、學問、家庭背景等都必須經過細致的審查。”薛伯壽仍然能記得當初拜師時的點點滴滴,他認為,這是黨和國家托付的神圣使命。

  “蒲輔周先生對學生非常愛護,既重視醫術的傳授,也強調醫德的培育。”從被選派為徒弟一直到蒲老去世的13年,薛伯壽一直跟隨蒲輔周學習,他勤學善思,樂于鉆研,長于化用,是蒲老竭力培養的弟子。薛伯壽回憶,蒲老突然想到什么好的經驗思路,都會把他叫過去學習。老人家晚年視力已經很差了,仍每天堅持讀書,用放大鏡貼著書本,被學生稱作“吃書”。薛伯壽說,當時已經享譽全國、藝高德望的蒲老仍如此刻苦,不僅是為了提高自身,更重要的是為了培養學生。老師的嘔心瀝血,勤苦教導,薛伯壽默默銘記在心,他永遠忘不了老師對自己勝過子女的關愛。

  逝者如斯,五十載光陰匆匆。薛伯壽出師后至今,始終銘記:繼承發揚推廣蒲老學驗,造福人民。他所著書目除了早年蒲老的經驗和醫案外,最近兩本都是冠名蒲輔周,標明為繼承心悟、傳承心悟。薛伯壽在蒲輔周經驗的基礎上,又有了很多開拓創新,他把今日的成就歸功于他的恩師。薛伯壽對恩師感念終身,也對各階段教導過他的老師心懷感恩。他深知,能有機會上學,能從事中醫藥事業,都離不開國家的富強和黨的政策。薛伯壽曾因在國外講學帶教而深受歡迎,面對國外機構的挽留,他堅決辭謝,毅然回國,他說:“我是蒲老的弟子,服務于祖國,才無損于恩師的聲望;只有自強不息,為中醫藥事業多做貢獻,才不辜負黨和國家的培養。”

  “中醫人要自信自強,別人才能看得起”

  當年蒲輔周治療傳染病,如梓潼霍亂、成都麻疹、北京“乙腦”等,往往在眾醫無策之際,獨辟蹊徑。隨著現代社會和醫學的發展,中醫對傳染病及急危重癥的治療,有淡化的趨勢,以至于很多中醫人對此毫無信心,某些西醫院在急重癥方面對中醫非常輕視,薛伯壽也曾遇到這類情況。

  2005年4月的一天,薛伯壽接到緊急求救電話:5歲小兒,急性播散性腦脊髓炎,高熱昏迷,醫治無效,從河北邯鄲轉入北京某醫院的重癥監護病房搶救,病況日趨危急,告病危不治。求救者是患者的親屬,也是一位中醫師,他曾經見到蒲輔周醫案中有成功救治重癥腦炎的案例。情急之下,他想到找蒲輔周的學生或許還有一線希望,費了幾番周折找到了薛伯壽。救急扶危,敢于擔當,薛伯壽即刻前往診斷。沒想到,來到病房,他卻被拒之門外,理由是“中醫不可能有效,說不定還加重患者病情,醫療責任誰承擔?”病房內情勢焦急,病房外救人心切。經過一番協調與交涉之后,薛伯壽終于可以進入病房為患兒診病。處方后,按方抓藥煎好,鼻飼。結果患兒僅服下半付藥,就已熱減神清,過一天后可自行進食,3劑藥后,肌力恢復,可下床行走,幾天后病愈出院。在該醫院的建院史上,這是第一次請中醫會診,中醫的神奇療效令許多西醫專家嘆服。薛伯壽認為,中醫人要自信自強,別人才能看得起。

  類似的病案還有不少,薛伯壽之所能臨危不懼,從容救治,源于他扎實的理論基礎和過硬的臨床功夫。廣安門醫院重癥監護病房主任齊文升是薛伯壽的弟子,他每天都要接診處理多種急癥重病,其中中醫參與的不在少數。他感慨:“觀薛老師救治急危重癥,使我對中醫治療急重癥有了極大的信心。”

  作為蒲輔周的入室弟子,薛伯壽打破門戶之見,參百家學說,融寒溫一爐,擔當起時代的使命。先是80年代初撰文呼吁重視楊栗山《傷寒溫疫條辨》及其溫病十五方的臨床應用,引發中醫同道廣泛運用并取得良好效果;之后又受命應邀遠赴坦桑尼亞運用中醫藥試治艾滋病,所取得經驗獲同仁認可;90年代末,值北京流感暴發,染病者眾多,有一家四代人皆發,薛伯壽診為冬溫,辨為外寒內熱,自擬“速解流感飲”,被廣安門醫院作為流感普濟方廣施群眾;2003年非典時期,形勢嚴峻,薛伯壽夜以繼日以蒲老學術經驗發展創新總結出“非典”辨治八法及方藥,由人民衛生出版社印成小冊,送給一線工作者指導臨床。

  “要引導學生走德藝雙馨之路”

  薛伯壽始終重視培育弟子,先后培養出了中醫及中西醫結合骨干人才數百名。薛伯壽名醫傳承工作站也曾獲首屆全國名醫工作室獎,而今已成為高水平中醫臨床人才培養基地。

  1975年,薛伯壽被派往河北邯鄲,負責廣安門醫院在當地野河醫院所辦赤腳醫生大專班的教學任務。為培養這些學生成才,薛伯壽付出了極大心血。

  “要引導學生走德藝雙馨之路。”在兩年半的時間里,薛伯壽反復將學術醫療各方面經驗介紹給學生,帶他們實習看病,畢業時,還贈給每個學生一套北京王府井書店當時能買到的所有中醫書籍。這些學生畢業后,薛伯壽仍每年赴邯鄲檢查他們的讀書臨診情況,并作學術報告。如今,當年的這66名赤腳醫生多已成為優秀的中醫人才,其中2名成為二級教授,6位已成為當地縣中醫院院長,33名晉升高級職稱。邯鄲市衛生計生委主任周海平談及薛老時,感激地說:“現在我們邯鄲市中醫院院長、各科室骨干基本都是薛老培養的,可以說薛老是邯鄲市中醫事業的奠基人!”

  薛伯壽還負責主辦了十余屆原中國中醫研究院西醫學習中醫班,教授中醫基礎課程和經典著作;多次出國講學,傳授中醫辨證論治和針藥實踐操作,廣受學員歡迎與好評。此外,薛伯壽先后帶過多名碩士、博士研究生和博士后、全國優才。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培養學術繼承人10人。對于學生們,薛伯壽傳授學術經驗毫無保留,嚴格要求,希望他們青出于藍而勝于藍。2006年,薛伯壽被授予首屆中醫藥傳承特別貢獻獎,2011年,他獲北京中醫藥薪火傳承貢獻獎,2012年獲岐黃中醫藥基金會傳承發展獎。

  薛伯壽愛徒如子,不僅在學業和德行上要求學生,在生活和心理上也常常關心學生。他資助部分困難學生,指導化解學生思想的困惑,關注學生就業,甚至還幫忙牽線終身大事。

  “醫生首先要關心病人,不能只見病不見人”

  “醫德即人品素質,為醫先要學會做人,醫者乃性命攸關之事,切不可貪求私利、驕傲自矜、不思進取。”薛伯壽永遠記得恩師的教誨,以純樸真誠之性,行大醫之行。他常說《道德經》有言“圣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為醫者應無私心,以患者心為心,關心體貼病人,全心全意為病人服務。薛伯壽用藥以辨證為準,不開大處方、大藥量,對名貴藥材的使用極其謹慎,即使需要使用,用量亦小、中病即止,盡量不增加患者經濟負擔。并且,他想方設法做到處方精小、價格低廉,主張無病不服藥,反對亂開補藥。他常說治病容易治人難。對于來診患者,不但用中藥調理,還常常細細觀察詢問,了解患者所憂所患,予以勸解寬慰鼓勵。在臨證診療中薛伯壽既治病又治人,總是不厭其煩地告訴患者治病要靠自己,要重視身心調養,盡量開導安慰患者消除恐懼,樹立信心,保持心情愉快。

  “醫生首先要關心病人,不能只見病不見人。要關心病人的疾苦,理解他的處境,同情他的遭遇,這也是中醫人必備的素質。藥物不是萬能的,不僅要會遣方用藥,還要明了患者的心理需求,才能取得良好的臨床療效。”薛伯壽說。

  薛伯壽還常常教導身邊的弟子,醫乃仁術,醫者必須追求無私奉獻,自強不息、厚德載物,做到心無旁騖,一心一意尋求古訓、融會新知,精益求精地救治病人。只有急病人之所急,才能真正有所為,成為能治病救人的大醫。醫者必須達到始終把研究學問、追求知識、治愈病人作為人生最大的樂事。2013年,薛伯壽獲“全國醫德標兵”榮譽稱號。

  “看病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用自己的醫術服務于百姓很有意義。”薛伯壽說。他對農村基層的困苦有深刻的了解,他當年全心竭力培養赤腳醫生,就是希望他們將來能服務基層,為當地民眾解決實際的病苦。當培訓結束后,有學員學有所成,覺得所得報酬太少,想到深圳等沿海地區發展,薛伯壽就會勸導他們。有些學員在受到薛伯壽開解教育后最終決定留下來,為當地百姓服務,有的現在已經成為知名中醫,也培養了大批的弟子,造福了一方百姓。

  “未出土時先有節,待至凌云心更虛”是薛伯壽的座右銘之一。生活中的薛伯壽非常平易近人,十分推崇《道德經》,老子倡導慈、儉、謙下,上善若水、利萬物而不爭。他體悟到天地清靜無為,對萬物無為而無所不為,生育滋長萬物而不圖報,認為人就是要無私奉獻。

  薛伯壽畢生遵行蒲輔周先生教導,竭力傳承弘揚蒲氏醫學。對薛伯壽而言,一心為患者,全心為民眾,即是尊師重道,回報社會。(肖雄)

(責任編輯:郭昱彤)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吉林11选5开奖记录 欢乐二人雀神腾讯 天有娱乐 二十一点手机版 新濠娱乐634 欢乐生肖平台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记录 后三不定位独胆稳赚 pk10计划软件苹果版 时时彩6码计划 免费单机麻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