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11选5开奖记录
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沈寶藩:西為中用,邊藩之寶

時間:2018-07-13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栗征

  

20世紀80年代,沈寶藩(右二)帶領中風病科科研組成員研制系列脈通片。

20世紀70年代初,沈寶藩(前排中)經常下鄉巡回醫療培訓赤腳醫生。

  沈寶藩,1935年7月生,上海人,中共黨員。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醫醫院首席專家,中西醫內科主任醫師、教授,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2009年,74歲的內科主任醫師沈寶藩正式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醫醫院(以下簡稱為新疆自治區中醫醫院)退休。不少一線城市的醫療機構開出高薪,希望將他“招至麾下”。

  沈寶藩本是上海人,1960年赴京參加衛生部第二屆全國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班,結業后被分配到新疆自治區中醫醫院。到2009年,在祖國的大西北,他已經扎根了近50年。

  家人朋友都希望他回上海頤養天年。他的姑媽噙著眼淚勸說:“可以了,你在新疆奉獻了一輩子,現在都這個歲數了,該回來了。”他的老朋友、上海市名中醫張云鵬向他打保票:“你還是回來吧。如果不愿休息,上海的各大醫院,你來選,我幫你聯系。”

  然而沈寶藩一一拒絕了。他何嘗不想享天倫之樂。與在上海的老伴通電話,聽筒里傳來小孫子咿咿呀呀的稚音,沈寶藩聽著笑著,眼角卻泛起淚花。多少次,他真想回上海了。可一想到每周要來找自己的老患者們,想到他那些還需要學習歷練的弟子們,他又很快把這個念頭棄之腦后。

  他的老病人嚴忠才說:“他是為新疆而生的。”他的學術繼承人瑪依努爾說:“他舍不得新疆的病人,新疆的病人也離不開他。”他自己說:“在新疆有很多病人都離不開我,我不能拋下他們只顧自己。”

  曲線學中醫,終償所愿

  上海沈家本是殷富仁德之家。沈寶藩的祖父沈韻笙是上海灘有名的律師,父親沈石麟是商務印書館的高級職員。沈韻笙懂得岐黃之道,閑暇時常常為人免費診病,在上流社會和鄰里之間口碑俱佳。

  可惜戰爭年代,風雨飄搖。1937年,日本侵略軍發動“八·一三”事變,沈家老宅在戰火中毀于一旦,全家人搬往上海近郊,那時沈寶藩剛剛2歲。殷實的家境不復存在,沈寶藩的童年記憶里,大多是艱苦度日與生離死別。

  沈寶藩的母親育有10個子女,沈寶藩排行在三。不幸的是,六弟、七弟、八弟患病不治,接連早夭。母親身體本就孱弱,喪子之痛更讓她長期抱病。沈寶藩少年時就產生了學醫的念頭。

  沈寶藩接受的是新式教育,“古舊”的中醫,他并不“感冒”。對中醫的正視源于一次患病。那是1951年底,沈寶藩將要初中畢業升入高中的關鍵時期。起初他只是渾身乏力,食欲不振,之后便低燒持續不退。兩三個月內,父母帶他四處求醫,X線片就拍了五六次,可哪家醫院都搞不清病因,自然治不好。眼見沈寶藩日漸消瘦,父親的同事推薦了一名世傳中醫。西醫在怪病面前束手無策,不信任中醫的沈寶藩也想試試中醫了。

  沈寶藩現在還清楚地記得那位老中醫的樣貌,身材瘦削,頭發花白,看上去頗有幾分仙風道骨。老人家詳細地詢問病情,輕柔的語氣和自信的神態令沈寶藩十分安心。服藥兩周后,低燒徹底退去。又鞏固了一周后,沈寶藩的身體再無異樣,生龍活虎地返回校園。從此,沈寶藩對中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對中醫懸壺濟世的向往,深深地埋藏到他的心底。

  在沈寶藩高中畢業的1955年,全國尚無一所中醫藥高等院校。沈寶藩只能選擇西醫院校。為此,他放棄了保送到保密學校學習核心專業的機會。要知道,在當時的政治環境下,從事核心保密工作不僅前途光明,更是無上光榮。可沈寶藩一門心思學醫,他的志愿表上,從第一欄到第七欄,全部填寫著臨床醫學專業。先學西醫,再圖中醫上的深造,沈寶藩暗自定下曲線求成的長遠目標。

  成績優異的沈寶藩被上海第一醫學院順利錄取。上海第一醫學院是當時上海最有名的醫學院校,名家聚集,學風嚴謹。當時,學校規定,每門考試都設口試,學生現場抽題現場回答,能夠有效地檢驗基礎知識是否扎實。若干年后,沈寶藩擔任新疆中醫學院臨床教學部主任時,在實習醫生畢業考試中也借鑒了這一方式。學習期間,沈寶藩留下了記錄詳細縝密的學習筆記。日后,這些厚厚的筆記成為沈寶藩學術繼承人們的至寶。唯一讓沈寶藩感到遺憾的是,西醫院校里涉及中醫的課程只有一門中醫學概論,無法滿足他探索祖國醫學寶庫的理想與決心。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1954年,毛澤東指示:“即時成立中醫研究機構,羅致好的中醫進行研究,派好的西醫學習中醫,共同參加研究工作。”一年后,衛生部中醫研究院在京成立,開辦全國首屆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班。等到1960年沈寶藩大學畢業時,全國西學中的勢頭正勁。沈寶藩入選了第二屆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班,這一屆主要招收高校優秀應屆畢業生,將來從事中西醫結合研究,創建東方學派。沈寶藩學習中醫的夙愿終于實現。

  服從分配,“新疆鍛煉了我”

  西學中班匯聚了來自全國的頂尖師資力量。內經老師任應秋,幼年讀經,《黃帝內經》爛熟于心;衛生部中醫顧問秦伯未講“痛證”,從頭痛一直講到足跟痛,沈寶藩至今念念不忘。他如醉如癡地徜徉在浩如煙海的中醫典籍中,貪婪地汲取著中醫的甘露瓊漿。

  按照規劃,學習班為期兩年,第一年理論學習,第二年臨床實習。就在理論學習階段結束前一個月,沈寶藩接到通知,困難時期,精簡下放,組織安排這一批學員到邊遠貧困地區支援建設。他被分配到醫療衛生條件相對較差的新疆。

  遙遠的新疆,神秘的新疆!那里的醫院什么樣子?那里的人都是少數民族嗎?要騎馬住帳篷嗎?對新疆,沈寶藩幾乎沒有任何概念。但他毫無二話地服從了組織安排。

  當晚,沈寶藩給九弟寫了封信。他不無憂慮地寫道:“這個消息先不要告訴母親,我怕她一時接受不了……新疆的情況如何一切還是未知……哥哥不在,母親和十妹就靠你的照料了……”

  乘火車到蘭州,再從蘭州換乘至新疆鹽湖,最后坐汽車到達烏魯木齊——經過長途跋涉,沈寶藩終于來到新疆自治區中醫醫院。條件的艱苦可想而知,住院部一共才8位醫生,50張病床。化驗室是間不到20平米的小屋,僅能驗血、驗尿、驗便,外加簡單的肝腎功能檢查。X線室不到30平米,只有一臺200毫安X線機。

  “在這樣的環境下,也就談不上什么發展學術之心了。”面對現實,沈寶藩及時調整心態。“當務之急是抓緊學習,盡快掌握看病救人的本領,增長經驗,更好地幫助患者解除痛苦。”

  別看當年的新疆自治區中醫醫院條件簡陋,精英人才可是一點不少,陳蘇生、朱伯馨等全國知名的中醫專家因為政治原因來到了這里。沈寶藩被安排與陳蘇生同組工作。陳蘇生是上海名中醫,中醫研究院籌建時調往北京,后來在大鳴大放中被打成“右派”,下放新疆。

  喜得良師,沈寶藩非常高興。二人搭配,相得益彰。沈寶藩西醫知識全面,中醫理論扎實,卻缺乏臨床鍛煉。中醫的經驗,沈寶藩向陳蘇生學習。用到西醫藥時,陳蘇生也常征求沈寶藩的意見。沈寶藩虛心向每一位老中醫請教,總結經驗,還利用休息時間跑到藥房,親口嘗藥,謄寫藥方,學習炮制。

  1962年,有位血栓性閉塞性脈管炎的患者前來就診。因腳趾組織壞死潰爛,他的第五趾已被手術切除,可第四趾又出現相同情況。這種病癥,中醫稱之為“脫疽”。外科主任李玉崑提出用“四妙勇安湯”治療,正是對癥之法。然而,藥方里十分重要的當歸在當時的新疆卻是奇缺。此種情況下,李玉崑大膽用四兩雞血藤代替二兩當歸,取得良好療效。兩三個月后,病人痊愈。

  沈寶藩產生了很大震動。又一次折服于祖國醫學寶庫的神奇之余,他敏銳地意識到,物質匱乏、醫藥短缺之際,此舉具有很大的推廣價值。于是,他反復查閱典籍文獻和各地病例,總結李玉崑的這一病案。1963年,沈寶藩的論文發表于《上海中醫藥》雜志。論文的發表不僅讓院中前輩對他愈發刮目相看,更引起了全國性的影響,許多中醫都用雞血藤代替當歸,配成了療效顯著的“四妙勇安湯”。

  沈寶藩漸漸覺得,分配到新疆是命運對自己的饋贈。如果沒有來新疆,怎么會有這么多機會博采諸位前輩之長,又怎么能如此迅速地積累臨床經驗?“新疆鍛煉了我。”沈寶藩總是把這句話掛在嘴邊,直至今日。

  勤奮加機遇,走上成才路

  新疆自治區中醫醫院老年病科主任醫師胡曉靈是沈寶藩的學術繼承人。提起恩師,她的第一印象是勤奮。

  來到新疆后,沈寶藩仍舊保持著在校時的生活節奏,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從醫近60年,他幾乎每個工作日都提早半個多小時上班,先去自己負責的病房“巡查”一圈,詢問病人夜里的情況,答疑解惑。同事們陸續來到醫院時,沈寶藩已經完成了很多工作。

  沈寶藩愛書如命。當年工資低,他縮衣節食,把省下來的錢用于買書。遇到好書,他如獲至寶。2011年,一次會議期間,沈寶藩在會場看到湖北世醫朱祥麟所著《論內經風病學》,有專門章節講述“《內經》風病風癥用藥補遺”。翻閱之后,沈寶藩覺得這一部分內容對自己很有幫助,就想購買一本。結果一詢問才知道,此書只在香港發行。購書無望,沈寶藩就把書借過來,利用會議間歇和晚上休息時間,抄下該章節的全部內容。

  胡曉靈最早結識沈寶藩時還是新疆中醫學院的本科生,沈寶藩是中醫內科學教師。“他當時已經擔任醫院副院長,工作繁忙,但備課一絲不茍。”胡曉靈說,“他對我們要求嚴格,對自己要求更嚴。現在他每周還要出5次門診,學術繼承人寫的案例、心得全都親自批改。”

  西學中的經歷和幾十年的臨床實踐讓沈寶藩深深體會到中西醫結合的顯著優勢。他常向學生強調,要把中醫基礎理論鉆深學透,體會中醫藥精華之所在,同時還必須把現代醫學基礎理論學好,運用多學科的、最新的科學技術方法研究中醫藥,以期達到中西醫融會貫通。

  上世紀80年代中期,沈寶藩對老年心腦血管疾病的苔脈征象進行長期觀察分析統計后發現,血瘀和痰濁與其密切相關。參閱大量文獻,結合新疆地理環境特點,沈寶藩發展“痰瘀同源、痰瘀同病、痰瘀同治”的學說,提出心腦血管疾病的痰瘀同治法。在該理論的指導下,他帶領中風病科研組潛心研制了平肝脈通片、補氣脈通片、化痰脈通片,各有針對防治心腦血管疾病,療效顯著。作為院內制劑,三種脈通片價格便宜,廣受信賴,年產值達三四百萬元。后又研制出防治老年心血管疾病的西紅花康復液。1994年在美國召開的首屆世界中西醫結合學術交流會上,沈寶藩專門做了關于西紅花康復液的學術報告,受到好評。

  回顧成才之路,沈寶藩認為,除了自身的勤奮,還必須感謝新疆各族人民的信任、諸多前輩的栽培以及機遇的眷顧。他尤其感謝老領導林士笑的提攜。1970年,時任衛生部醫政司司長林士笑被下放到新疆任自治區革委會政工組副組長,因病住院期間,得到沈寶藩悉心治療。林士笑出院后,要求沈寶藩護送他回京療養。上了火車,林士笑正色問:“知道為什么讓你跟我去北京嗎?”沈寶藩一愣:“不是護送您回京嗎?”林士笑微微一笑:“我看你是可造之才,想帶你去北京好好學習深造。”

  到了北京,在林士笑的安排下,沈寶藩白天在阜外醫院參與查房會診,晚上隨中國中醫研究院趙錫武、北京醫院魏龍驤兩位名老中醫抄方。后來,林士笑又安排他到天津和上海學習。這段時期的深造為沈寶藩日后的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

  沈寶藩說,自己在醫術上的精進,得益于林士笑的培養,而后期的學術弘揚,則離不開王永炎院士的幫助。上世紀80年代,時任北京中醫學院院長的王永炎擬出一份中風病的診斷和療效評定標準,請各地衛生廳委派專家研討。沈寶藩提出了一些中肯的修改意見,令王永炎印象深刻。王永炎牽頭成立全國中風病科研協作組時,力邀沈寶藩加入。二人結下了深厚友誼,此后中醫界有什么重大學術活動,王永炎總少不了邀請沈寶藩參加。對此,沈寶藩一直深懷感激。

  醫者仁心,德術雙馨

  2010年,《沈寶藩臨證經驗集》出版,王永炎手寫序言。他寫道:“沈學長性格直爽,待人謙和寬厚,肯為團隊獻身,尤其是澹定淡雅的品德學風實令人敬佩。”

  沈寶藩的弟子們對此深有體會。瑪依努爾說:“我的成長離不開他。”在新疆中醫學院讀書時,沈寶藩一次課上翻看她的筆記,對她工整的字跡大加贊賞。從那時起,他就經常關注鼓勵瑪依努爾。瑪依努爾1994年大學畢業后來到新疆自治區中醫醫院工作,1995年開始跟隨沈寶藩抄方學習,后又成為其學術繼承人。

  “對我們少數民族同志,沈院長給予特別的關注。因為語言的關系,怕我們理解不到位,有難度的方子,他總是反復講解。”瑪依努爾說,沈寶藩給民族醫生點亮一盞明燈。

  對少數民族患者,沈寶藩更是格外操心。一遇到少數民族患者,沈寶藩就變“嘮叨”了。其實,沈寶藩自身就懂一些維吾爾語,但他不放心,自己說完了還要找翻譯再講一遍,生怕患者錯聽漏聽了一個字。

  沈寶藩是在巡回醫療的過程中自學了維吾爾語。上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醫院經常組織巡回醫療,每次至少下鄉3個月。作為醫療骨干,沈寶藩踴躍報名,幾乎次次參加。為方便與少數民族溝通,沈寶藩自學了基本的維吾爾語和哈薩克語。那些年,沈寶藩的足跡踏遍天山南北。然而鄉下條件異常艱苦,正值壯年的沈寶藩經常吃不飽。餓大勁兒了,他甚至買過馬料充饑。

  1967年,在哈密天山公社防治流腦時,沈寶藩發現當地沒有一個醫生,就手把手培訓了幾個赤腳醫生。此后,每到一處,沈寶藩便給當地培訓赤腳醫生,希望留下一支永遠不走的醫療隊。烏魯木齊南山永豐鄉現在有位小有名氣的馬吉祿大夫,便是當年沈寶藩教出來的。

  “沈院長經常說,一個好醫生,應該有高明的醫術,更要有高尚的醫德,德重于術,有德才有術。”瑪依努爾非常敬佩沈寶藩對待病人就像自己的親人一樣,“病人的痰、大便,他一定親自查看。有時他來查房,問病人的大便什么顏色,我們答不上來,他會非常生氣。”

  對外地病人,沈寶藩特殊關照。“外地患者來烏魯木齊不容易,吃住都是額外開銷,我的號又十分緊張。于是我給外地病人開綠燈,憑外地身份證可以補號,當天就能回家。”不想被號販子鉆了空子。護士長支招,憑當天的車票或過路費補號。這樣一來,外地患者只要在沈寶藩下班前趕到醫院,就一定能看上病。

  沈寶藩向來反對濫開“大處方”,他盡量不用貴重藥,通過合理配伍來保障藥效。比如佛手在理氣藥材中價格偏高,如果患者經濟條件不佳,沈寶藩常用香櫞皮替代。對弟子們,他也是如此要求,必須了解常用藥材的價格,開方時盡量給患者省錢。

  對于金錢,沈寶藩看得很淡。曾有很多藥企勸他出售三種脈通片的專利。出售專利完全合理合法,三種脈通片的專利費加起來可達幾百萬元,沈寶藩至少能拿三成。可沈寶藩斷然拒絕,因為一旦出售,其價格必然上漲,病人的負擔就會加重。1994年赴美參加世界中西醫結合學術交流會時,一家美國醫藥集團連續3個晚上到賓館找沈寶藩,許諾10萬美元年薪外加“綠卡”的條件,希望沈寶藩留美工作。沈寶藩態度堅決:“我是中國人,我的全部事業都在中國新疆。”

  沈寶藩還給自己定下不收會診費的規矩。2006年,沈寶藩到其他醫院參與一名腦出血患者的會診,當時患者已昏迷5天。從開始搶救到患者出院,他前前后后去了十幾次,每一次家屬想支付會診費都被他拒絕。年底,患者送上一個大紅包,并再三表示自己經濟條件不錯,希望沈寶藩收下。沈寶藩依然拒絕。感動之余,這家人又給沈寶藩送來10盒安宮牛黃丸。這回沈寶藩欣然收下,后來免費給病人服用了。

  上世紀90年代以來,沈寶藩多次赴美國、哈薩克斯坦、巴基斯坦和東南亞諸國參加學術交流和會診工作。近幾年,他每年都要診治外籍病患百余人次,其中不乏巴基斯坦前總理舒賈特、哈薩克斯坦建筑學家阿合力別克等知名人士。沈寶藩說:“全世界人民都需要我們中醫,需要我們用中醫為全人類服務。我們必須好好挖掘中醫的內在潛力,把中醫藥事業努力繼承和發揚光大,為全中國和全世界人民服務。”(本文部分內容參考史林杰、楊瑩著《百姓醫生》)

(C)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吉林11选5开奖记录 线上消费 赌场龙虎技巧 快速时时计划网 pk10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快速时时 澳洲赛车是不是官方的 捕鱼棋牌 老时时老时时彩走势图 mg线上娱乐app pk106码滚雪球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