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11选5开奖记录
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尼瑪:懸壺甲子 德滿高原

時間:2018-07-30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黃蓓

尼瑪在農牧區為群眾義診。

  尼瑪,男,藏族,1933年12月生,青海共和人,主任醫師、研究生導師,青海省藏醫院名譽院長、藏醫首席專家。從事中藏醫藥工作60余載,第二、三、四、五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

  尼瑪,在藏語里是對太陽的尊稱,象征著光芒與希望。

  7歲出家,他心中種下菩提,一生以渡人利眾為己任。

  21歲行醫,他許下誓言,竭盡所能為病人服務。

  50歲,他創辦青海省藏醫院,擎起青海地區藏醫藥發展大旗。

  85歲,他仍然堅持診病、講學、采藥制藥、做科研,只為讓藏醫藥這一古老醫學更好地守護這片雪域子民。

  國醫大師、青海省藏醫院名譽院長、藏醫首席專家尼瑪,無疑是最溫暖的陽光,照進這片雪域高原的藏族同胞心中。

少年學醫 菩提向心覓

  在藏區,孩子出家是藏民家庭的無上榮光。1940年,7歲的尼瑪在家人的簇擁下,來到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千布錄寺剃度出家。

  藏傳佛教寺院是藏醫藥民間傳承和發展的重要載體。在藏區大的寺院,一般都設有專門傳授醫藥學知識的“曼巴扎倉”,藏傳佛教的高僧活佛一般對藏醫藥學有著很深的造詣。

  尼瑪至今還保留著舅舅甲乙活佛傳給他的醫術和醫療器械。甲乙活佛是共和縣德高望重的老藏醫,一生救人無數。成為藏醫,不僅是尼瑪的心愿,也是家人的希冀。

  年幼的尼瑪在千布錄寺受戒,跟隨寺院師父學習藏語文基本知識,背誦簡單的頌詞及禱文,學習佛學經典。每天,他用散發著酥油馨香的手指搖動轉經筒,在心底種下一樹菩提。

  尼瑪對藏醫藥的認知,是自雪山上的草藥、礦石開始的。10歲時,尼瑪拜著名藏醫大師羅桑朗多嘉措為師,每逢夏季尼瑪便跟著羅桑朗多嘉措爬上海拔四五千米的雪山認藥、采藥,每一味藥的辨識方法、炮制工藝和用法用量,羅桑朗多嘉措都一一講解。這一實地考察,口傳心授的傳承方式,尼瑪也一直堅持著。如今,年近85歲的他依然堅持親自帶隊爬雪山、采認藏藥材,幾十年來從未中斷。

  認藥的同時,尼瑪也開始了《根本醫典》的學習,積累藏醫藥理論知識,直至21歲,尼瑪拜老藏醫諾果日卻智為師,開始臨床跟診。

  上世紀50年代末,青海藏區開始民主改革,千布錄寺關閉,僧人們還俗回家,離開寺院的尼瑪去了附近礦場挖鐵礦。這期間,工友們身體不適就會求治于尼瑪,他會盡心盡力地采藥、配藥、為他們治療,積累了大量臨床經驗。離開礦場后,尼瑪回到共和縣倒淌河鄉,在甲乙大隊醫療合作社出診,深得周邊牧民信賴。牧區分散,一些牧民家住的遠,只要牧民需要,他不管白天黑夜、刮風下雨、冰天雪地,都騎著馬,帶著藥箱前去診治,那匹馬也成了他當時最好的伙伴和幫手。

  “醫生應不斷自我提升以精進醫術。”這句話是尼瑪的信念。他在甲乙大隊出診期間,一方面積累臨床經驗,另一方面積極參加青海省各州縣舉辦的藏醫培訓班,并在一次培訓班上結識了對他影響最深的恩師——次成嘉措。

  次成嘉措是海東支扎寺的僧人,也是醫術高超的老藏醫。培訓班上,他還講述了自己行醫過程中的種種經歷,深深打動了尼瑪。培訓結束后,尼瑪鼓起勇氣,向次成嘉措提出了拜師請求。次成嘉措看著年輕的尼瑪,就像看到了年輕時的自己,同意收他為徒。

  此后,尼瑪開始跟隨次成嘉措系統學習《四部醫典》和《晶珠本草》等藏醫藥理論。受文革影響,次成嘉措離開寺院,為了照顧老師的飲食起居,尼瑪將次成嘉措接到了甲乙大隊醫療合作社,師徒二人在當地行醫、辦培訓班,造福當地百姓。1968年,師出名門又聰慧好學的尼瑪被選派到青海省中醫院進修,在這里,他系統學習了人體學、診斷學、中醫學以及外科手術的知識,學成歸來后,尼瑪和次成嘉措一起籌建甲乙合作醫療站,“甲乙尼瑪”的稱號也是在這個時期喊出來的。

  “我小的時候就聽說海南州有個甲乙尼瑪,醫德高、醫術好,身邊人都很崇拜他。”昂青才旦是青海省藏醫院副院長,他自幼以尼瑪為榜樣,如今他已經成為尼瑪門下高徒,不僅習得醫術,更傳承了尼瑪對藏醫藥事業的滿腔熱情。

篳路藍縷 平地起高樓

  在上世紀70年代,青海地區沒有一家成規模的藏醫院,更沒有培養藏醫人才的學校,青海地區的藏醫們多是以鄉村醫生的形式,分散在各個州縣為牧民們看病。而在同時期,西藏地區的拉薩“門孜康”(今西藏自治區藏醫院)已建院半個多世紀,不僅為西藏地區牧民們提供優質的藏醫藥服務,也是推動當地藏醫藥事業傳承發展的強大引擎。

  要推動青海省藏醫藥事業發展,建立一所集臨床、科研、人才培養為一體的藏醫醫療機構成為當務之急。

  1978年,應青海省政府的邀請,尼瑪離開生活了大半輩子的海南州,懷揣著振興青海藏醫藥事業的夢想,前往青海省高原醫學科學研究所藏醫科工作,開始藏醫院的籌建工作。

  與他一起來到西寧的還有幾位從青海省其他州縣召集來的藏醫專家,包括安華先、牛朋措等人。“當時給我們分配的是兩間10平米不到的瓦房,兩人一間屋子,搭兩個鋪子中間放張桌子就什么也放不下了。”尼瑪回憶說,生活條件的艱苦還可以忍受,但開展工作的艱難程度簡直讓他們瀕臨崩潰。

  盡管有藏醫科之名,但實際上只有一間藥房可供使用,藥房就是這幾位專家的辦公室,看病、取藥、劃價收費都在這間逼仄的小屋子里,藥房前方的車庫,則被臨時改為制劑室。

  而藥劑科的大夫安華先,則是在病房前的果樹下尋一塊大石頭,鋪上羊皮墊子,露天辦公。解決了場地問題,一個更為棘手的問題擺在他們面前。當時分配到藥房發藥的員工并不識藏文,他從專家們手中接過寫滿藏文的處方,一臉愁容,不知從何下手。

  “后來我們想了一個辦法,給每一味藥進行編號,在藥瓶子上貼上藥名和編號的標簽,我們給出的處方上也寫著編號和標簽,發藥的時候,只要按編號找藥,再對一下藥名是否一樣就可以了。”尼瑪回憶說。

  就這樣,在極為艱苦的條件下,4位專家開始坐診,開始了藏醫院最早的醫療服務。

  “專家們背井離鄉,在這里艱苦創業,工資只有幾十元,以他們的資歷和工作繁忙程度來說,實在太低了。”新的問題接踵而至,在艱難的條件下,無論最早的一批人馬,還是后招的專家,都萌生了離開的想法。尼瑪非常理解他們的難處,卻也不想還未見雛形的藏醫院早早夭折,他多方奔走,去青海省衛生廳為他們呼吁。最終,省衛生廳決定為這批奠基者晉升職稱、頒發證書,同時提高他們的薪資待遇,至此才關上了人才流失的閘門。

  1983年,經過艱苦籌建,青海省藏醫院正式掛牌成立,尼瑪出任第一任院長,開啟了青海藏醫藥事業的新征程。

精益求精 毒藥變“神藥”

  藏區自然條件艱苦,特殊地理環境和自然條件導致這里成為心血管病的高發區。在藏區,有一味治療心臟病“神藥”——七十味珍珠丸頗受歡迎。

  “在我們成功制出七十味珍珠丸之前,青海安多藏區的牧民們甚至會用一頭牦牛或一匹駿馬換一顆藥丸,足見其珍貴。”尼瑪告訴記者,由于當時青海藏區沒有人掌握七十味珍珠丸的炮制技藝,只能從千里之外的拉薩“門孜康”采購,一次僅提供幾百粒,遠遠不能滿足青海藏區群眾的需求。

  七十味珍珠丸之所以如此珍貴,是因其重要原料“佐太”的炮制太過復雜且十分危險。“佐太”又稱“水銀洗煉法”,是指將水銀經過洗、滌、去垢、去銹、除汞毒等炮制工藝,加入金灰、銀灰、銅灰等16種灰劑與硫黃合煉而成的黑色粉末,此項技能是藏藥炮制中最尖端和最核心的技術,囊括了藏藥傳統加工技術的全部精華。

  而在上世紀60年代,“佐太”的制作技藝已經失傳多年,七十味珍珠丸、仁青常覺等珍寶類藏藥幾乎絕跡。直到1972年,西藏的措如·才朗大師成功還原出“佐太”的制作技藝,這才使得西藏藏區生產出了珍貴的七十味珍珠丸。

  為了讓青海藏區的牧民們都能用上這味藥,尼瑪暗下決心,一定要將“佐太”的炮制技術帶回青海。

  為此,他兩次奔赴西藏,請求措如·才朗前往青海傳授“佐太”炮制技藝,并對大師立下誓言,今后凡是以利眾為目的的單位和個人向他求教“佐太”炮制技藝,有生之年他必定親臨指導和傳承。他的誠心打動了措如·才朗,1978年,措如·才朗在青海黃南州舉辦了第一屆“佐太”炮制傳承班,將技藝傳授給尼瑪等青海省藏醫專家。

  尼瑪也踐行著他對措如·才朗大師的誓言,耄耋之年依然奔走于青海省各州縣,先后舉辦了38屆“佐太”炮制傳承培訓班,每一屆都手把手進行傳承和培訓。30年來,他的足跡已踏遍青海海南、海北、海西等州縣。

  有了這項技藝,青海地區終于能夠生產七十味珍珠丸等珍寶藥品,但尼瑪并沒有止步于此,而是在實踐中不斷探索和改進傳統炮制工藝。

  尼瑪藏藥炮制傳承人多杰才讓告訴記者,在傳統的“佐太”炮制工藝中,祛銹、去毒等16項工藝需將水銀倒入特制的石槽內,再分別將輔料進行反復碾磨、清洗,炮制時間長達60多天。而且以上的工藝都需要人在敞開式的石槽內反復碾磨水銀和輔料,水銀極易揮發,炮制人員中毒的事件時有發生。與此同時,在蒸煮的流程中需要24小時不間斷地用牛糞煨文火,經常出現火力過猛溢鍋或過弱不沸騰的狀況,影響炮制質量。為解決傳統手工工藝中存在的炮制周期長、操作人員易中毒、火候難以控制等問題,尼瑪嘗試探索機械制藥。

  尼瑪親自前往上海中藥機械廠,依據水銀和輔料碾磨的原理,根據自己的構思和經驗,特殊定制炮制專用機械球磨機,并根據手工碾磨的速度確定轉速,實現將水銀和輔料在密閉的缸體內進行碾磨,達到了減少操作人員與水銀接觸的時間來降低中毒風險的目的,并且機器碾磨的質量優于手工碾磨效果,大大縮短了碾磨時間。此外為了解決人工炮制蒸煮流程中火候不均的問題,他決定使用電火爐并對其進行改進,在蒸煮石鍋鍋蓋上添加溫度表,使得蒸煮工藝做到火候可控、溫度可控。機械炮制的改造使得傳統的手工炮制流程時間從原來的60多天縮短到40天。此后,尼瑪提倡“輔料決定炮制質量”,編纂完成青海省藏醫院院內標準《藏藥“佐太”炮制工藝與輔料質量標準》,對制作“佐太”的64種輔料的鑒別與炮制進行規范,使得“佐太”得以標準化生產,曾經一粒難求的七十味珍珠丸也實現了量產,造福更多高原百姓。

  此外,由他主持的七十味珍珠丸“賽太”炮制技藝和藏藥“阿如拉”炮制技藝也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名錄。

擅用奇方 妙手起沉疴

  藏醫學認為人體是一個整體,構成人體的各組織器官之間在生理和病理上相互影響,辨識清楚各種病癥與臟腑和五官之間的關系,對提高臨床療效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尼瑪在臨床上重視臟腑與五官的辨證,注意診察眼、耳、鼻、舌及身體的觸覺等五官的顏色、潤澤及其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等五識的靈敏程度。

  三因學說是藏醫理論體系中最為核心的概念,所謂三因,是指維持生命運行的隆、赤巴、培根三大因素。尼瑪極力倡導三因學說,他認為“三因”紊亂會導致各種疾病,調理“三因”平衡是保障人體正常功能的首要條件。

  尼瑪擅用奇方。尼瑪的弟子、青海省藏醫院副主任醫師斗周才讓告訴記者,2005年,一位被診斷為食道癌早期的患者前來尼瑪處就診,經仔細問診、脈診和尿診后,尼瑪竟為他開了一劑大寒之藥——寒水石。患者將信將疑,回去按醫囑服用,7天后就開始吐血塊和膿皰,患者大驚,急忙再次求醫,尼瑪又為他開了3個月的藏藥。此后,患者癥狀逐漸改善,經常來找尼瑪復診。如今,這位患者已有80多歲高齡,對尼瑪的醫術,他由衷佩服。

  在尼瑪的診臺上,擺著一臺醫用觀片燈,這似乎與他傳統老藏醫的身份不符。事實上,尼瑪非但不排斥現代醫學,還非常重視西醫的診療手段。在尼瑪的醫療理念中,醫學是不分民族、不論國界的,相互取長補短,為患者提供更好的醫療服務才是最重要的。

  “傳統的東西要保留,但也要接納新東西。現代醫學的設備能夠在疾病的診斷上提供更精確的影像、數據等,藏醫不用也是不對的。”尼瑪說。

  這種融合思想,不僅體現在臨床上,也體現在尼瑪的學術研究工作中。為了更好地推廣藏醫藥,尼瑪主張運用科學研究方法,先后參與“藏醫藥浴對風濕性關節炎的免疫調整作用研究”“藏醫治療乙型肝炎臨床療效觀察”等科研項目,用現代科學語言解讀古老的藏醫藥密碼。此外,尼瑪還參與編撰《中國醫學百科全書·藏醫學》《青海藏醫學院本科教材》等書籍,這些書籍對于藏醫藥的臨床研究和應用具有很高價值。

一生修持 仁德惠民眾

  藏醫極為重視醫德修養。對于藏醫而言,行醫不只是一份職業,更是一生的修持。

  尼瑪雖在年輕時就離開了寺院,但他至今仍嚴守僧人戒律,常修從醫之德,常懷律己之心,把藏醫藥事業視為利益眾生的個人修持,是一個虔誠的修行人。正如《現觀莊嚴論》所說,“發心為利他,求正等菩提”,尼瑪六十余年如一日,奔波在診室和病房之間,急患者之所急,想患者之所想。

  “剛開始醫院病房不夠,阿克(對尼瑪的敬稱)就讓病人住到家里來,我們家就成了醫院的病房,經常住著十幾個病人。我們家房子不大,病人們橫七豎八地打地鋪,連衛生間都住著人。”仁增多杰是尼瑪的侄子,藏醫院成立后,尼瑪一直和仁增多杰生活在一起。回憶起當年的時光,仁增多杰總是格外感慨,“阿克收留這些病人,從不收伙食費和住宿費,甚至還會資助他們路費和藥費,我愛人當時的主要工作就是為這些病人們燒飯,從不抱怨。”說到這里,仁增多杰笑了起來。

  據不完全統計,自建院以來,尼瑪先后為貧困患者減免、捐助的醫藥費達10萬元之多。

  上世紀70年代,一天深夜,一個年輕人慌張地敲開了甲乙大隊醫療合作社的門,告訴尼瑪家中老人重病,急需診療。尼瑪二話不說便同他騎馬前去。這天雪下得特別大,尼瑪不慎從馬上跌落,腰上一陣劇痛,但是他還是堅持著爬上馬背,到牧民家為老人診治。

  臨走時,老人說:“尼果(對尼瑪的愛稱),你是個善良的人,一定會有好報的。”這句話,尼瑪從來沒有忘記。

  那次摔傷,造成尼瑪骶骨骨折,再加上腰椎增生等疾病,尼瑪在此后的幾十年都飽受腰疼折磨。

  “阿克去外面講課,從來不收一分錢。”仁增多杰說,在尼瑪心中,傳承醫術是利眾之事,也是他的分內之事,不管去多遠的地方講多久的課,他都不會收取一分錢,他只想讓藏醫藥能夠惠及更多患者。

  尼瑪的仁心,還體現在他對藥品質量近乎極限的追求上。在尼瑪看來,藥品質量關乎療效,關乎患者性命,容不得半點馬虎。

  多年來,他堅持每年都帶領醫院制劑人員上山采藥,先后走遍了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巴彥喀拉山、昆侖山、阿尼瑪卿雪山、祁連山等十幾座大山,走訪了青海塔爾寺、甘肅拉卜楞寺等十幾所寺院,采集了數以萬計的藏藥藥材。每次進行制劑生產時,只要尼瑪有時間,他一定會親自趕到制劑車間,監督配藥、投料的全過程。他還要求在制劑生產時,相關科室的臨床醫生必須親自到場,把關藥材質量并投藥,而后才能簽字離開。

  尼瑪的醫德醫風感染了幾代青海藏醫藥人。時至今日,青海省藏醫院的職工們都遵循恪守尼瑪以德為本的行醫標準,不斂財、不謀權、不自負,待病人如親人,不分貴賤,一視同仁。而在青海省藏醫院乃至藏醫藥界,“阿克尼瑪精神”已經成為醫師們的榜樣和力量。(黃蓓)

(M)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吉林11选5开奖记录 赌钱电子游戏 新版7070彩票 水果机技术压法 红中彩票手机版登录 重庆时时三星基本走势 mgm美高梅网址谁有 pk10app计划软 pk10全天人工计划qq群 河北十一选5图表走势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手机版